临床研究
放化疗对鼻咽癌患者外周血髓源性抑制细胞和调节性T细胞的影响
中华肿瘤杂志, 2017,39(08) : 579-583. DOI: 10.3760/cma.j.issn.0253-3766.2017.08.004
摘要
目的

探讨放化疗对鼻咽癌患者外周血髓源性抑制细胞(MDSC)和调节性T细胞(Treg)的影响,及其与放射性口腔黏膜炎的关系。

方法

选择2012年9月1日至2015年12月1日间进行放疗及同期放化疗的初治鼻咽癌患者60例,健康对照者20例。采用流式细胞术检测患者治疗前、放疗40 Gy、放疗结束和放疗后3个月外周血HLA-DRCD11bCD33MDSC、CD4CD25CD127low/-Treg的水平。同时比较放疗结束时发生0~Ⅱ级和Ⅲ~Ⅳ级放射性口腔黏膜炎患者的HLA-DRCD11bCD33MDSC和CD4CD25CD127low/-Treg水平。

结果

鼻咽癌患者治疗前、放疗40 Gy、放疗结束和放疗后3个月的外周血CD4CD25CD127low/-Treg水平分别为(8.42±1.52)%、(9.10±1.57)%、(8.87±1.56) %和(7.31±1.43)%,放疗40 Gy、放疗结束和放疗后3个月与治疗前比较,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均P<0.05)。治疗前Ⅰ~Ⅱ期和Ⅲ~Ⅳ期患者外周血CD4CD25CD127low/-Treg水平分别为(7.65±1.94)%和(8.63±1.39)%,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42)。鼻咽癌患者治疗前、放疗40 Gy、放疗结束和放疗后3个月的外周血HLA-DRCD11bCD33MDSC水平分别为(2.14±1.21)%、(4.08±1.90)%、(3.76±1.31)%和(1.52±0.88)%,放疗40 Gy、放疗后3个月与治疗前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均P<0.05)。Ⅰ~Ⅱ期和Ⅲ~Ⅳ期患者外周血HLA-DRCD11bCD33MDSC水平分别为(1.35±0.66)%和(2.25±1.26)%,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07)。放疗结束时,0~Ⅱ级和Ⅲ~Ⅳ级放射性口腔黏膜炎患者外周血HLA-DRCD11bCD33MDSC水平分别为(3.15±1.04)%和(4.41±1.27)%,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12)。0~Ⅱ级和Ⅲ~Ⅳ级放射性口腔黏膜炎患者外周血CD4CD25CD127low/-Treg水平分别为(8.41±1.52)%和(9.91±1.23)%,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2)。

结论

初治鼻咽癌患者外周血HLA-DRCD11bCD33MDSC、CD4CD25CD127low/-Treg的水平高于健康对照者,且与鼻咽癌分期有关。鼻咽癌单纯放疗及同期放化疗过程中,HLA-DRCD11bCD33MDSC和CD4CD25CD127low/-Treg水平明显增高,患者机体免疫能力下降,与治疗导致的放射性口腔黏膜炎有关。

引用本文: 戴夕超, 刘丽琴, 汪步海, 等.  放化疗对鼻咽癌患者外周血髓源性抑制细胞和调节性T细胞的影响 [J]. 中华肿瘤杂志,2017,39( 08 ): 579-583. DOI: 10.3760/cma.j.issn.0253-3766.2017.08.004
正文
作者信息
基金 0  关键词  0
English Abstract
评论
阅读 0  评论  0
相关资源
论文 | 视频

版权归中华医学会所有。

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本刊文章,不得使用本刊的版式设计。

除非特别声明,本刊刊出的所有文章不代表中华医学会和本刊编委会的观点。

鼻咽癌主要在中国的华南地区高发,主要治疗手段是放化疗,其发生发展与机体免疫功能改变和EB病毒感染有直接关系[1]。已有的研究显示,鼻咽癌患者除有外周血和肿瘤组织中CD4T细胞和细胞毒性T细胞数量减少、 CD4/CD8比值降低[1],尚伴有CD4CD25调节性T细胞(regulated T cells, Treg)的升高[2]和髓源性抑制细胞(myeloid-derived suppressor cells, MDSC)的改变[3,4]。越来越多的研究显示,放化疗除了直接的细胞毒性作用外,还可影响肿瘤局部微环境,进而调节机体免疫能力[5]。本研究中,我们通过流式细胞术检测初治鼻咽癌患者单纯放疗和同期放化疗治疗过程中Treg和MDSC水平的变化,探讨放化疗对鼻咽癌患者细胞免疫功能的影响。

 
 
展开/关闭提纲
查看图表详情
回到顶部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标签
关键词
放射性口腔黏膜炎
鼻咽肿瘤
调节性T细胞
细胞免疫能力
髓源性抑制细胞